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ill Death Unit Us

2010/03/22 08:27
Q上遇到太后和他抱怨上課一天的痛苦之後問他幹嘛呢。
他說和出木在聊天。我吃驚的回答反問原來他在啊。我這裡看不到他線上。
心情很複雜的跑去敲出木的扣扣。
“原來你在。”
“呵呵,什麼事兒?”
“沒事。從太后那裡知道你在而已。原來以為你在學習,不打擾了。”
一定要有事才能和你說話麼?沒事就不能和你聊天麼?我們生疏到這般地步了麼?(本來就是嘛)為什麼要取消對我的隱身可見啊?
這樣敏感的自己真是無聊到討厭。在這邊無端的猜測個什麼勁啊我。
我又如何能要求你什麼。我有什麼資格。
但心底那些枝椏生的植物紮在心房上面,一點點的從心室向外擴散,連同心跳一起傳遞到身體的末端。
只覺口舌甚是苦澀,腦袋有點點小昏,勉強和你說了幾句就欲離開。
而還有一個聲音告訴我,“難得能和他說話,就多聊會兒吧,這樣的機會並不多。”於是又搜腸刮肚的想著能和你說的話。這樣的對話已經有點僵硬,只是我一個人在很用力的對話。你是看情況禮貌性的回應,偶爾主動聊些別的。
即使這樣也該滿足吧。嗯,人不能太貪心不是麼。

“我和M構想週三麻將,諸君有何想法?”
是你近兩個月來第二次主動發來的短信。
一開始以為是你和M線上聊天達成的共識,後來才反應過來,是M去找你玩了。其實他昨天就和我說過要去海天總部答疑,當時就有“正好可以去找出木玩,真好。”的想法。但真從你這邊得知這個情況的時候還是難過的皺成一團。我可以想像出你們倆個人相談甚歡的場景。他可以隨心所欲的約你出來玩出來吃飯,可以和你天南地北的聊天。而我就只能遠遠的看看你,兩人不再一起出來,面對面說話都覺得困難。
我討厭M和我耀的表情。他約莫知道我們鬧僵的事情了。其實L也有說明眼人都能看出我們的不和。敏銳如M也想必早就洞察出我們的裂痕了吧。
還是剛開學的事情了。我和M一起報了海天的考研班。報名和上課地點都離你家不遠,出了商務樓他就拿出手機打電話給你,微笑著說“出木,我來找你玩會兒吧?”
“啊?我這裡很亂啊。”
“亂沒什麼拉。我剛報完考研班的名好累啊,想過來歇歇腳。”
“那、那好吧。”
這是隱約聽到的對話。M邊和你說邊笑著和我道別。
我無聲的和他說了聲“回見”,揮了揮手就轉身踱步去車站。
那天的天空很漂亮,是臨近黃昏的時間,混合著深藍淺藍以及微微的紅色的天空,像是美妙絕倫的波斯地毯。
我蹦蹦跳跳的爬著天橋,笑著低聲對自己說,“沒關係,沒關係,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今年必須要努力考研嘛。”

我到底想怎樣呢。我該把你放在什麼樣的位置上呢。
我日復一日的活在去年的回憶裡面,這樣折騰自己有什麼意義呢。

回憶到回憶都褪了色。腦海裡走馬觀花閃過的。全是有關你的記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被遺忘的棉花糖

2010/03/11 00:00

出木:
二十一歲生日快樂。這也是我認識你的第三年。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只有你這麼認為拉BAGA
近來還好麼?寒假過的愉快麼?(你廢話太多啦)想來又是無比規律的按照自己的步伐完成著你的計畫吧?
新年伊始,我們有著新的期望和新的目標,希望今年我們都順利的通過各自的考驗吧~(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啦啦啦~)說實話我對自己考研這件事特沒譜兒,你也知道我這兩年光玩了啥都沒學(而且你的遊戲還是打的那麼娛樂,喂,拿出點毅力來練練你的爛技術吧(死開拉
不過也沒有什麼事情。(我果然水哥視頻看多了)蹉跎的時光一去不復返,接下來的一年振作起來努力學習就是拉~再不努力的話畢業的時候自己可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TAT到時候工作找不到難道我要啃老+家裡蹲?!還還還還還是好好准備考研才是正道拉。雖然尚未尋覓到未來的人生目標,但過了那麼久,稍微的稍微的拾回了過去自己的心情。
“怎樣也好,要有一種愜意的姿態生活著。”(愜意個毛啊)有個想要為之努力的目標,那麼生活肯定也會隨之變得充盈起來的。回頭去看過去的三年。“我的腦袋是被驢踢了麼怎麼可以這樣放任自己啊?!”“你這個白癡還在玩啊別人都很努力你就不能稍微認真一點麼?!”這樣的想法也是有的。
曾經那麼多遍的被老爸教訓可自己卻當回事兒,我還真是相當任性啊。為什麼之前我會如此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誒。但如今回歸原來的道路就好拉。也有和L聊天的時候說起過,他似乎很認真的甚是擔憂我的未來。(還只是隨口說說?應該不是吧=。=)“你這個小白我去了美國你在北京我很不放心啊。”啊嘞,我真的有這麼讓人不可信麼…“老子會照顧好自己的!”(你莫名的強氣個什麼勁
嘛,反正我會慢慢改變自己的嘛。之前的自己對現實的考慮著實是少的可憐,過於追求不是自己的東西讓自己內心都失去了堅定的力量,一旦坍圮就徹底分崩離析。這樣終究不好吧。也是因為這個根本性的問題才讓身邊的朋友那麼的擔心我吧?
“感性並不能支撐著我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吧。”我開始懂得應該如何面對現實。從前的我仿佛是個任性的孩子,拒絕去看,拒絕去聽,拒絕去感受。所以慢慢真的成了小白了TAT!!(其實小白也沒什麼不好小白也挺可愛的拉(滾
總而言之總而言之,我會努力成熟的拉拉拉拉(這話從你嘴裡說來真奇怪
為什麼……我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盡說了一些無聊的事情啊!囧。
本還說寒假要好好看書結果我還是果斷的玩了一寒假的DOTA(=W=這真的是罪過啊。開學之後堅決遠離DOTA珍愛生命!沒有結束考研之前娛樂什麼都靠邊兒站拉!像我這樣自製力比較差的人唯有完全斷絕才是正解啊!不過呐,話說回來整個二月都在離子群玩IH玩的是相當歡樂!CM模式真的超有愛哦!雖然被各種虎人虐但還是超贊!遊戲什麼的,等明年四月再一起玩吧。
寒假看了不少的恐怖片。我可是嘗試[一個人][午夜][關燈]在自己屋裡看了哦!我居然還真看了下來!要知道以前自己可是絕對不敢肚子看的拉。但現在嘗試之後也覺得還好拉。儘管被嚇到,但不會自己嚇自己拉。然後我發現泰國鬼片真的很強悍!也真的很好看!有機會去看看《鬼影》吧。我看了是驚魂未定直接撲床了。不知你是否會喜歡呐。
嗯嗯,生日禮物是SABER華麗麗白戰甲版。(不要和我提那個9800日元的手辦老子買不起你不如把我賣了去買她吧QAQ(有個獅子版的SABER也超、超萌哦!不過沒貨拉(而且也超貴!我也有想過“又是FATE的禮物人家會不會覺得煩啊”,可又想不出來買什麼手辦你會喜歡誒。難道是麻將少女們麼?!我我我還是對SABER更有愛,你就勉強納下吧。放心,主不會責怪你的拉~(啥啥?
其實也有想要買11CAKE的蛋糕+梅子酒一起慶祝的呐。不過應該暫時沒有機會拉。嗯嗯。回頭讓L他們買個小尺寸的一起也不錯哦~>w<
再次重申我們的主題~生日快樂!(噢噢噢,你看我前後呼應。我點頭拉點題拉!
願今年CPA考試大吉。學習順利。身體健康!
今天玩的開心!


小寶
2010.3.11

P.S.前兩天看見你穿我買的那件白色外套了。我很開心。
P.S.KALAFINA的歌作BGM。我愛死她們了!TAT

夢中的少年哪去了

2010/03/10 18:27
早上從夢中驚醒。之後就再也睡不著了。
嗯。夢見了你。準確的說是夢見與你相關的事情了。
夢中和L逛到某個餐廳,聽他侃侃而談。
“出木還欠我一頓飯。他從廣州回來那天接他順便讓他請客。嘿嘿。一定要狠狠敲他的竹竿。”
在一旁面無表情玩手機的我點著頭言不由衷的說著,“那也很好啊。”
“是吧。我心裡肖想很久了。就來這家餐廳。”
我抬頭望瞭望,是家有露臺的西餐廳,夜景確實迷人,菜點精緻,價格也很漂亮。
“不錯。”心裡接一句“反正和我沒有關係拉。”
“之後再和他去網吧玩兩把DOTA。”
“這樣。”繼續嘀咕,“你不必向我彙報行程好吧。”
“出木還說他的DOTA技術有些進步,我到時候好好驗收嘿。”
“是嘛?”你們好好玩吧你們。當初誰要說製造我和他和好的機會。L你壓根兒就不想我和他和好吧你。
“他整個寒假都一直在和太后玩吧?”
“好像是這樣的,幾次在網上碰見太后,似乎都在帶著他打浩方。”
心不在焉的與L交談,心裡卻無比煩躁的想讓他閉上嘴巴。“你真的不用和我說你們在一起玩的事情。我一件也不想聽。想讓我糾結嫉妒還是怎地?”

儘管不停的否定你的存在,而你的確這樣真實的在我的生活每一處。哪怕我如此刻意的逃走,還總是有被人抓住大灌你近況的時候。比如L。比如M。或者其他的什麼人。
夢裡的自己走到露臺上眺望著城市的夜色,風微涼的吹上皮膚,不受控制的思念全都在想你的事情。
明明都已經意識到自己是在做夢,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忘記你的事情,還是無法掌握事情的走向。
腦袋裡面漲滿了有關你的記憶。

你洗澡回來之後我都會很狗腿的拿吹風機幫你吹幹頭髮,順便還要幫你把塌癟的頭髮弄得飽滿起來。
某次和你打車回家不意看到你的右手被燙傷了,當時坐在車上的我輕輕的拿起你的手,心疼的問你,“還、還疼麼?”你搖著頭。“早不疼拉。”儘管聽你這樣說,心裡還是覺得難過,你怎麼可以這麼不小心啊。想著就在車上輕輕的吻了下你的手腕。你的耳朵似乎都有些紅,不好意思的轉過腦袋去看外面。
學習累的時候會一下子坐在床沿對在床上玩電腦的我說,“累死了。中場休息。這必須得厥了。”邊說邊微閉上眼睛,連眉頭都有點皺起來的樣子,嘴角略微下塌。那麼高大的男生做出這樣委屈的表情只讓我心生憐愛,我笑著抱住你的腦袋,呼嚕呼嚕你的毛,“累就躺著休息下吧。”說完親下你的臉頰,順勢和你一起倒在床上。
搬家到雙安的前天夜裡你開始胃疼。聊天的時候你突然不說話我詢問後才反應過來。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把手放在你的肚子上,邊輕輕揉著邊問,“這樣好過點沒?”我看你在暗中點了下頭就低聲說了句,“不聊了。睡吧。”之後的整個晚上都沒有把手挪開,微微的按在你的肚子上。雖然當天沒有睡好,卻的確感覺到滿腔的滿足感。說不出的喜樂。
睡覺時候會習慣性的找到你的手掌。十指相扣再把腦袋微靠著你的肩膀才會安心入睡。

請不要再讓我想起這些美好了。
眼中滾燙的疼痛又是什麼。
我在夢中拼命的搖著腦袋。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我試圖把自己縮成一小團以抵禦心中的寒冷。

還記得你出門前我都會抱著你親你的臉頰,新婚小妻子一般說著“路上小心。”
而你鄭重的對我點頭,很順口的說著,“那我走了。”

原來我還在懷念你的微笑。
那滿當當的溫暖。是只有在夢境中才能具現化的糖果。

Eternal Rite

2010/02/22 17:36
早上九點的飛機,怕上班高峰期堵車,於是不到6點10分就早早起來。簡單收拾好行李,幫著媽媽拎著大包小包坐上昨天提前預約的出車。窩在後座的弟弟睡眼惺忪的半靠著我,胡嚕著他頭髮的我也是老困了。畢竟自從回到昆明的我可是天天“啊咧?都12點半拉!趕緊吃飯出去玩。”然後一下午的泡在網吧有時候連晚飯都懶得吃直接上到晚上11點才回家。再洗漱完畢窩在床上看恐怖片到2點。用手機看會兒嘀咕上QQ溜達圈。繼續看小說看到睡著。
話說這樣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假期啊啊啊。(明明這樣是萎靡到死好不好
所以現在適應不良了。努力睜著眼睛,外面一片不隆冬,一路暢行無阻。上了長長的二環,看著旁邊高樓林立的住宅區,有種“我好像在北京的感覺”。和弟弟這麼說的時候小人兒也附和著我的話。“老哥你說的還真對啊。”
也沒有什麼過渡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你。有那麼一點點的。害怕回來。

剛回到昆明那天去見了生母。她孤身已久,而近來似乎有了能照顧她的人出現,我也為之欣喜。儘管如此,當我用鑰匙打開家門的時候發現陌生人的氣息還是有種很輕微很輕微的異樣感。看到她男友的女兒,小小的孩子和我弟弟一般大小。在家裡寫著生母規定的數學作業時趁她不注意就偷偷問我答案,又在客廳裡面練習下午要參加的手風琴比賽,吃她做的炒飯會很老實的說“阿姨的炒飯最好吃拉”。
之後生母陪著小孩子去她學校,臨行前邀我同行,本身對小孩子的事情就不感冒的我搖頭拒絕了。無聊的在剔透明亮的書房上網的我想著“明明說著這最好的房間不是給我留著的麼”,但這樣的念想也僅是一閃即過。
說是難過就誇張了。看著生母的家裡有著溫暖的氣息—雖然和我沒有什麼關係—還是有著“這樣才好”的感覺。當時所有的情緒,不過是小小的排外感而已。
儘管沒有看到她的戀人,但我想應該是會珍惜她的良人吧。
“你能夠幸福,就再好不過了。”

上上禮拜見了趟發小。都是還在昆明時候認識的朋友。其實也沒有多少年沒見。但他們的變化倒是真的不小。模樣比上次見成熟很多。有個學藝術的孩子又是拍廣告又是上通告,渾身散發著潮人的味道,自有其氣場。另外一個在軍校念書的孩子現在長的很是俊朗。身材高大挺拔。行事帶著軍人的硬朗氣質。
看著他們讓我心生百感。“反正老子就是宅男了拉整個大學就是荒廢了拉什麼都沒有做了拉!”(喂喂
幾個人吃過晚飯後就找了家酒吧開始隨便聊天。很奇怪的也沒有一點疏離感,仿佛那麼多年的間隔並不存在,和他們喝酒的時候我感覺到自己沒有離開過昆明一般。聽他們和我講起自己的女友如何如何粘人,帶著無奈但又寵溺的味道。他們談的暢快淋漓,末了問我。
“你呢?”
“沒有啊。”
“喜歡的人也沒有?”
“有。但也只是同學。”他們了然的點點頭,不再追問。
之後三人喝了一打啤酒。邊玩骰子邊玩行酒令。相談甚歡。直到深夜。

是坐飛機的後遺症。到現在我的右耳還有著被什麼東西堵塞住的違和感。左右兩本的音量並不相同。右邊的稍微小些。如同在深海的海豚音。並不真切的電波傳遞到我這裡。

Ava maria

2010/02/13 12:49
剛才上網的時候碰到M了。和他關係向來寡淡。雖然也可以聊得起來,但彼此都心知肚明我們對對方都有著心結,做不到真正的月朗風清。
所以。哪怕我們可以微笑著附和著對方的話題,怎麼看都是一出虛偽的謊言。
忘記是什麼時候。大概是10月底。也許是11月初。
某天線上上遇見M的時候,他突然問我。
“你是喜歡出木的吧?”
幾乎是不假思索的,打出了真實的語言。
“是啊。我喜歡他。”緊接著我反問他,“你呢?”
“啊?其實很多人都誤會了啦。我和他真的只是很普通的朋友而已。”
騙誰啊。還記得大一聖誕全部聚會,我們還為誰坐在他的身邊的劍拔弩張。你說你完全不喜歡他也就騙騙自己吧。

只是很普通的朋友會帶他去重慶玩?
只是很普通的朋友會和他週末一起吃飯逛街?
只是很普通的朋友會用那種仇視的眼神看著我?

也不想說破。有些事情真的是心知肚明就好。

而今天,M不知為何突然發了張出木的照片給我。
我看的出來,是你們去重慶玩時候照的。
“你發給我他得照片你是想怎樣啊你?!”
雖然害怕看見出木,雖然看見這張照片自己的心不受控制強烈的跳起來,雖然腸胃都隨之擰著一團莫名的疼痛起來,雖然自己心裏大叫著“滾開滾開滾開滾開滾開我不想看見你啊”,雖然迅速的關閉掉對話方塊。
但我還是在半個小時後的現在又忍不住打開你的照片來。

是在什麼園林裏面吧。你身後的芭蕉葉蒼翠欲滴。你穿著色外套雙手扣在前方看著鏡頭。微微抿著下嘴唇照相是你長久以來的習慣。嘴角帶著笑意。
一切看上去都那麼溫暖。那麼喜樂。
卻是與我無關的美好。

我強忍著眼睛裏面的酸意。
憧憬什麼呢。
渴望什麼呢。
害怕什麼呢。
糾結什麼呢。
你只是他的普通同學不是麼。想這些有的沒的是沒有什麼意義的。趕緊收好你的情緒。今天這個日子不應該再為他難過了。他自有他的小天地。他從來都沒有需要過你。你的刻意討好,你日復一日的親近,你自以為是的要好。在他看來都是沒有意義的事情。
所以他才能如此果斷的扔掉你。

“不產生價值的東西還有什麼留下的必要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